西红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西红信息门户网»教育»从读书的经历看丰富的邓拓

从读书的经历看丰富的邓拓

2019-10-25 07:16:22 | 西红信息门户网

孙永庆/温

读了曾纪信先生的《风墨邓拓传》,我被邓拓的生活深深打动了。邓拓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任《人民日报》总编辑。作者试图通过邓拓的阅读经历梳理其世界观的形成和学术观的确立,写出一部立体而丰富的邓拓作品。

邓拓出生于福州市武当山南麓第一山房。在第一座山的那一天,邓拓更大的收获是他童年的教训和精神启蒙,这为他的生活涂上了浓厚的背景色。邓拓的祖母关注儿童的心理发展和身心健康。她让小邓拓在生活实践中培养良好的思维和学习习惯和兴趣。父亲一灯有许多传统文人的优秀品质,他一生中最喜欢的是阅读。在家里,有一句老话,"当男孩们在学习的时候,半夜灯亮着,鸡在值班",敦促他们的孩子努力工作。邓钟毅教导孩子们,“真诚”和“信念”是修养的基础。邓拓在父亲的指导下,系统地背诵了古诗、四书五经和唐宋八大家。从阅读到理解,再到通过综合学习加以运用,他奠定了古典文化的坚实基础,并从中受益终生。例如,当他写《燕山夜话》时,他谈到了学习、工作、时事、哲学、历史、教育、文学、地理等等。他谈论过去,讨论现在。他画得广泛而轻松。他几乎涵盖了一切。他只是一部“百科全书”。苏联学者对《燕山夜话》评论道:“即使是短文,邓拓的学识也是惊人的。他似乎读过所有的中国历史书。历史教育在中国是一个悠久的传统,邓拓运用历史类比可谓别出心裁。他的历史知识取之不尽。”不仔细阅读古代文献,这些是做不到的。

突然想起前几天在《文学自由谈》中读到的一篇文章,是作者韩石山由叶开先生说的,“叶开先生认为让孩子死记硬背是一种罪过,死记硬背可以百度。韩先生对此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我也是一名大学生,虽然我什么也没学到,但我总是走进那扇门。从学校出来后,我在中学教了很多年书,最后我教了高考复习课。我一直主张在上中小学时大声朗读。它的阅读程度如何?死记硬背的人应该死记硬背。阅读,达到熟悉的程度。这样,叶先生说的话就不必记住了,就像我说的那样,阅读是一种矛盾,所以我必须说几句话——不是为自己辩护,而是害怕这种异端邪说,这种异端邪说会伤害无知的孩子和盲从的父母。”中小学学习不仅仅是知识的积累,更是能力的培养。然而,必要知识的储备是能力培养的基础,这需要透彻的理解。如果你写了一篇文章并要求引用,你的头脑中就没有知识。你去百度引用什么?邓拓的例子也证明了韩寒的观点。

邓拓养成了良好的阅读习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阅读范围逐渐扩大。除了传统的儒学,他还涉足佛教、道教、基督教等。然后他把目光转向西方文化,阅读严复翻译的《天演论》、《傅园》和《易发》、林纾翻译的《黑奴徐天路》、《茶花女》和《鲁滨逊漂流记》,他还接触到一些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启蒙作品,这些作品在俄国十月革命后被传播到中国。邓拓也经常和他的同学交流阅读经验。当他的意见不同时,他开始争论。他争论得越多,理由就越清楚。渐渐地,他养成了善于思考的性格。

邓拓逐渐确立了自己的世界观,这也是从一场论战开始的。政治家和哲学家张君劢在《清华周刊》上发表了一篇关于人生观的文章。地质学家和社会活动家丁文江在《奋进周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对此进行反驳。双方针锋相对的观点和争论吸引了邓拓,邓拓仔细阅读并理解了辩论的内容。后来学者胡适和梁启超参加了辩论。辩论双方以许多优秀作品出版了两本选集——《科学与人生观》和《人生观辩论》。这两部选集的出版进一步推动了这场辩论。陈独秀为《科学与人生观》写了序言,开创了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重要派别——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派”。邓拓阅读了陈独秀的序言等文章,以及《新青年》和《新建设》杂志上瞿秋白和陈独秀的有争议的文章和马列主义原著,确立了自己的唯物史观。

曾纪信先生梳理了邓拓的阅读经验:从书中汲取精华,修身养性,自强不息,善于思考,勇于反省。这些好品质值得我们好好学习。邓拓的努力工作导致了他后来的书报创作。这是这本传记的主线。

本文发表于2019年9月28日《河南日报》第39版《读书看电影》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coribush.com 西红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