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西红信息门户网»娱乐»2019年国庆电影档观察:主旋律响起新变奏

2019年国庆电影档观察:主旋律响起新变奏

2019-10-30 19:39:07 | 西红信息门户网

解放日报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重要关头,节日和纪念气氛弥漫了整个国庆假期。与上半年电影市场平淡无奇的表现相比,《我和我的祖国》、《中国队长》和《攀登者》占据了三条腿的位置,国庆电影档案可谓铺天盖地。由于爱国热情和对看电影的兴趣,整体票房持续上升,打破纪录。截至10月7日,2019年国庆黄金周总票房超过50亿元,远远超过2017年国庆最佳总票房(26.55亿元)。也因为这三部大片的强劲表现,10月3日晚,国内票房已经超过了今年的500亿元,比去年早了一天。

国庆假期最热的时候有什么亮点?中国电影市场有哪些新变化?

国庆档案的飞跃性变化

虽然1999年有国庆黄金周,但在电影市场上,“国庆档案”这个短语的出现最迟可以追溯到2008年。同年国庆节前夕上映的《画皮》最终票房突破2亿元。这在当时已经是一个辉煌的成就,在2008年票房排名第三。此后,许多大型电影也瞄准了这个时间表,使得国庆节时间表逐渐成为气候。

然而,由于当时中国电影市场的容量有限,而且国庆电影市场并不像春节电影和夏季电影那样在时间上连续不断,因此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国庆电影市场作为一个整体“雷声大雨点小”,缺乏引人注目的表现。例如,2009年国庆票房冠军是《风》,票房为2.25亿元。2010年,“迪徐人杰帝国”,3亿元;2011年“画墙”,1.83亿元;太极1在2012年,1.5亿元;2013年,“徐人杰神龙”,6亿元。

在2014年国庆节,宁浩的《心花与道路释放》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一方面,票房创下历史新高,这是第一次一张国庆门票突破10亿元。另一方面,它开创了喜剧电影在国庆档案馆放映的模式。2015年,徐峥的《迷失在香港》和马华娱乐公司的《再见失败者先生》获得了10亿元的双重票房。2017年,马华娱乐公司的《羞愧的铁拳》又获得了22亿元的票房。但是去年马华娱乐公司的国庆喜剧《李察阿姨》紧随其后,有点尴尬,票房远远低于预期。

从迅速崛起到回归平淡,主要背景之一是电影“口碑时代”的到来,而广泛的喜剧电影不再是“一步到位、新鲜出炉、风靡全球”。当然,电影市场最终取决于质量,而不仅仅是“一种类型可以吃掉整个世界”。今年的国庆喜剧电影缺席,但票房大幅飙升,这是一种“逆转”。

变化的原因不仅是喜剧电影进入了调整期(从纯喜剧到跨类型喜剧),而且今年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旋律电影更符合国庆档案的属性,更有主题和票房潜力。当然,这些只是创建“最强国庆档案”的客观原因。如果没有更深层次的艺术考虑和市场策略来赢得观众,就没有优秀的质量和口碑效应,也没有“主题电影”能随随便便成功。

“拓宽”主旋律的探索

不用说,在许多观众的印象中,一些主流电影总是与“说教”和“不好看”联系在一起。然而,今年的国庆节,“我和我的祖国”、“攀登者”和“中国队长”是主题电影,赢得了广泛的赞誉和票房。他们扭转了市场,激励了数亿观众进入电影院。

1987年,全国故事片导演大会提出“突出主旋律,坚持多样化”的口号,这是“主旋律”电影类型概念首次被提出。主旋律电影主要指弘扬民族精神、体现时代精神的现实题材,以及展现党、国家、军队辉煌成就的革命历史作品。随着电影创作实践的深入,主旋律的内涵也在不断拓展。这是一个“写道”的新时代。它不仅是一种独立的创造,也是国家意志的载体。它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载体,具有塑造国家正面形象、凝聚民心的功能。

中国电影工作者也有一个探索主题电影认知的过程。新世纪前的许多主旋律作品主要是在政府的领导下拍摄和发行的,相对突出了政治宣传的主题和意图。虽然已经产生了一些优秀作品,但总的来说,这类电影的艺术魅力空间仍然很大,市场运作和推广能力也很低。

进入新世纪后,主旋律电影也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不断转型升级。在推进主题的同时,他们也对商业化提出了更明确的要求。例如,《集会》、《风声》、《保镖与刺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伟大复兴的开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都获得了相当好的口碑和票房成绩。

从徐克2014年的《智取虎山》开始,主题电影的创作进入了一条新的道路,“主题商业大片”已经成为创作的趋势。它的创作逻辑是以商业电影为主旋律,市场需求是先让电影看起来好看。换句话说,如果创作者拍摄黑帮电影,他必须首先符合黑帮电影的基本审美标准。这是一部军事电影,请展示一下军事电影的“风格”。主流价值观只有在“好看”的基础上自然传播,才能触及受众。2016年林超贤的《湄公河行动》、2017年吴京的《狼勇士2》、2018年林超贤的《红海行动》和2019年陈国辉的《火英雄》都是大型商业大片的典范。首先,它们都是非常坚实的商业电影。用一些评论家的话说,获得好莱坞也是一部符合商业类型标准的作品。在此基础上,他们也宣扬主流价值观,属于主流电影。

恰逢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国庆电影《攀登者》和《中国队长》是主旋律商业大片路线的一次新的成功实践。从商业类型电影的角度来看,《攀登者》是一部冒险电影奇观电影。这意味着这部电影必须在视觉效果上为观众创造奇迹,让他们能直观地感受到珠穆朗玛峰的极度寒冷、陡峭和危险,凸显出登山者不怕生怕死、不断攀登的精神。因此,在《攀登者》前后,屏幕上出现了几个激动人心、令人震惊的大场景。例如,在其中一个地方,登山队在大风出口遇到了十几股强风。营地瞬间被强风卷走,登山者也被强风吹起。他们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经历了所有的困难后,所有的队员都用梯子把自己绑在一起,挂在一块石头上。这一排梯子就像海啸中的一艘小船,在暴风雨中被抛来抛去。这部戏既有现代攀登主题的惊险悬念,又有东方武术的想象力。这已经成为电影中最激动人心的场景之一。

另一个例子是“中国队长”。从类型来看,它属于航空题材灾难片。灾难电影的核心美学是生动再现危险场景,用视听语言给观众带来强烈的震撼和刺激。处于危险中最珍贵的是救援时间。英雄必须在封闭的空间和有限的时间内完成任务。这场冲突是集中的,充满悬念,抓住了观众的心。最后,成功的营救或逃脱使观众能够完成情感宣泄和审美满足,也更深刻地理解了主人公的宽广情感和精神意志力。《中国队长》成功恢复了灾难电影的美学特征,让观众感到肾上腺素上升。船长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所表现出的“伟大的职业成就”的中国精神也是令人信服的。

个人视角的生动性和吸引力

如果说《攀登者》和《中国队长》是视觉奇迹,能让人心跳加速,那么《我和我的祖国》的风格更接近舒缓动人的抒情诗。虽然这不是普通商业故事片的路线,但重要的是要以小视角把握宏大叙事,努力超越单一的拼盘表达方式,做到高度的完成。

如果说“攀登者”和“中国队长”是主题的“新类型”,那么“我和我的祖国”就是主题的“新视角”。虽然它抓住了新中国时代浪潮中的七个重要时间点,但它的立足点在于,像你我这样的人,像千千这样的普通人,从小人物的故事中描绘重大历史事件,展现个人与时代的相遇和共鸣,唤起普通观众的强烈共鸣。

关虎导演的《夏娃》聚焦于开国大典前夕。在升旗仪式上负责升起电动旗杆的林之源,用一个激动人心的小人之夜反映了历史上的伟大时刻。张白一导演的《邂逅》选择了一对恋人在三年后见面,这让人们感到悲伤和无法说话。它歌颂了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的背后,大量普通和伟大的科研人员默默无闻、毫无遗憾地付出了代价。徐峥的《赢得冠军》将上海小巷里一个小男孩的朦胧感觉与她赢得1984年女排奥运会的那一刻结合在一起,构思大胆巧妙。宁浩导演的《你好,北京》借用了一个普通北京出租车司机的“冒险”和一张奥运会开幕式门票,将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汶川地震联系起来,这两个重大事件触动了所有中国人的记忆...几乎没有哭声和口号。避免平铺正面来突出人物的命运。一个人应该坚持自己的感觉,密切注意一个小词,少说,迅速结束,并有一个深刻的概念,而不是高高在上,含糊不清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和赞扬对方。他们的集群呈现已经成为当今主旋律创作中追求生动性和感染力的象征。它真的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激起了他们的真实感受,然后产生了真实的感受和想法。

“最强的国庆档案”不仅是由于有利的天气和地理条件,也关系到三部大片在创作主题上的进一步成功探索。这部国庆电影的变化不仅将是未来国庆电影的电影编排策略(可以预见,主旋律电影将在未来的国庆电影中占据重要地位),也将进一步突破和创新主旋律电影的创作模式。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美丽的主题,优秀的“中国好故事”和“中国好人”,触动中国人的心灵和感情会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coribush.com 西红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