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西红信息门户网»财经»居家养老,不只是老年人话题

居家养老,不只是老年人话题

2019-11-04 10:01:56 | 西红信息门户网

2019年6月5日,云南昆明青年路社区居家养老综合服务中心新开的爱心食堂受到社区老年人的欢迎。60岁以上的老人可以享受一顿四菜一汤的套餐,价格为每顿饭5元。光明中国

2019年2月15日,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90后护理人员为老年人服务。光明中国

[用法律的眼光观察世界]

编者按

1999年的重阳节。尊老爱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在当今社会,积极构建老龄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孝敬老人,关系到亿万人民的福祉和社会和谐。随着重阳节的临近,本期邀请专家学者探讨如何完善基于居家养老的养老模式,鼓励年轻人孝顺老人,关爱亲人,并从法律保护的角度提出自己的观点。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截至2018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已达2.49亿,占总人口的17.9%。2018年,老年人口将比2017年增加859万。未来,老年人口将每年增加800万至1000万。目前,我国老年人的特点是数量多、巢多、年龄大。居家养老作为养老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已经成为满足大量老年群体需求的重要环节。积极帮助老年人居家养老,妥善保护老年人权益,是我国养老体系建设的重中之重。

1.家庭护理不是简单的“家庭护理”

长期以来,中国形成了以家庭为基础的养老模式。然而,自20世纪90年代中国开始步入老龄化社会以来,人口的社会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老年人受扶养率达到17%,对老年人的社会支持需求和负担增加。以下养老形式呈现出多层次、多样化的特点。这种形式上的变化不仅改变了传统的家庭养老模式,也成为构建多元养老服务和社会养老的新挑战。

老龄事业的发展关系到人民的福祉和国家的全面发展。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大力发展养老服务和养老产业”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建立以家庭为基础、以社区为支撑、以机构为补充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进一步提出要建立一个养老、孝、安的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十三五”规划设立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专门章节,提出“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的行动,加强顶层设计,构建以人口战略、生育政策、就业制度、养老服务、社会保障制度、卫生保障、人才培养、环境支持、社会参与等为支撑的人口老龄化应对体系”这就对居家养老的发展和老年人权益的保护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居家养老的基本内涵是尊重和发挥居家养老的基本作用,满足大多数居家老年人的需求,在社区和机构中发挥养老的基本作用。需要解释的是,家庭护理不是简单的“家庭护理”,它有更多的含义:首先,老年人可以生活在他们熟悉的家庭环境中,这也是传统家庭护理的含义;第二,老年人应该在家里享受专业服务部门的社会化服务。居家养老不是一个独居的老人,也不是一个由老人承担全部养老责任的家庭。居家养老是以家庭为基础、城乡社区为支撑、社会保障体系为支撑、政府、企业和社会提供专业服务的全方位社会救助和养老的社会模式。居家养老是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也是中国现代社会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

近年来,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法律和法规,大力推广和支持居家养老。例如,2016年,民政部和财政部将开展中央政府支持的家庭和社区护理服务改革试点工作,重点是发展家庭和社区护理服务的七个关键领域。北京成为中国第一个颁布家庭护理服务地方法规的省市。2019年8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依托社区发展多元化居家养老服务,为老年人提供餐饮、医药、旅游、清洁等便捷服务。这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对居家老人重要社会生活的关注和重视。

2.家庭护理需要改进的关键点

居家养老是老年人满足养老需求的重要方式,也是多层次养老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一些地方政府制定了“9073”或“9064”目标要求,但养老体系的建设和实施仍存在一些具体问题,可归纳为三个方面:对居家养老认识的偏差;家庭对老年人的社会供给不足。家庭养老权益保护不完善。

首先,在家养老不等于在家养老。

家庭养老在精神安慰和家庭关爱方面具有其他养老方式无法替代的显著优势。虽然现在家庭结构的变化使一些家庭成员难以承担养老的沉重负担,但儿童想孝顺、老年人想在家养老的观念没有根本改变,因为家庭养老符合传统习惯和家庭观念,老年人在心理上更容易接受。然而,现代意义上的家庭护理在规模、形式、模式和手段上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家庭护理。传统的家庭养老意味着家庭提供所有的支持服务。然而,由于家庭小型化等因素,已经不能完全满足现代家庭对老年人的需求,需要社会提供养老服务。家中老年人的“家”有一种开放的形式,不局限于狭窄的家庭,而是延伸到老年人居住的社区中的广大家庭。这种广义的“家”不仅包括物质条件和设施,还包括人文和社会环境,老年人可以在其中得到更好的照顾。可以说,家庭护理是一种结合家庭护理和社会保障的社会全方位护理。其中,家庭护理仍然是基础和关键。没有家庭护理,就没有家庭护理。社区护理和机构护理是家庭护理的补充。

我国的老龄化程度日益加深,这就要求我们探索一条符合我国国情的积极应对老龄化的道路。居家养老是符合中国国情的养老解决方案。它不仅符合中国传统的养老理念,也满足了大多数居家老人的需求。然而,需要改变的是,老人护理问题不能只被视为老人自己的问题。政府、社会、市场、家庭和个人应该共同成为家庭护理的主力军。除了充分发挥家庭养老的基本作用外,政府、社区和机构还应做更多工作,帮助解决老年人的基本衣物、食物、住房和交通、老年人生活环境中的宜居设施、扶手和轮椅通道等问题。中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强调居家养老的重要地位,为国家建立和完善居家养老支持政策提供了法律依据。第五条规定,国家建立和完善以家庭为基础、社区支持、机构支持的社会护理服务体系,将家庭护理服务提高到法律水平。

第二,大力建设居家养老服务设施。

1980年代,国际社会提出了“就地养老”的概念。1991年,《联合国老年人原则》也强调,"老年人应该尽可能多地住在家里"。老龄化社会的第一批国家广泛接受通过家庭和社区创造一个支持性环境,使老年人能够尽可能在家照顾老年人。

我国的居家养老模式有其传统和需求,国家的养老政策方向也是以居家养老为基础的。这就要求尽快解决普通百姓居家养老服务的建设问题。目前,在居家养老服务的发展中,由于社区资源有限、功能复杂,居家养老模式还不成熟,各地还处于探索阶段,缺乏相应的规范和标准。例如,在设施建设、功能设置、服务供应等方面,对老年人家庭护理服务没有强有力的支持。例如,身体状况差、自理能力弱的老年人得不到相应的护理和服务,这使得许多老年人只能选择进入养老机构,这也加剧了养老机构床位的紧张。与此同时,政府的财政投资集中在养老机构、福利院和其他养老设施的建设上。近年来,私营养老机构的建设(运营)补贴也有所增加。目前,全国范围内的居家养老服务项目一般都是由政府为特定的补贴对象购买服务,但是没有或缺乏针对老年人居家养老的补贴对策和措施。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普通人购买家庭护理服务的热情不足,这也增加了老年人对护理机构,特别是公共护理机构的依赖。

第三,老年人在家养老的权利需要得到法律的有效保护。

家庭护理是老年人的基本权利。在推广居家养老模式的过程中,对老年人权益的保护不容忽视。目前,虽然我国有老年人权益保护法,但各省市也有居家养老服务条例等法律法规,极大地促进了居家养老模式的建立,也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老年人的权益。但是,老年人在居家养老服务中的权利和义务没有得到很好的规范,许多规定过于笼统,缺乏可操作性,具体责任不够明确,居家养老的突出问题仍然亟待解决。例如,因居家养老而产生的纠纷和纠纷很难提出投诉。一些养老行业非法集资骗取老人储蓄,一些家庭护理人员虐待老人等。,都需要发布实用而具体的保护规则。

3.如何建立全方位家庭护理

目前,中国初步形成了以家庭护理为基础,以社区护理为支撑,以机构护理为补充的养老服务体系。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经济发达地区也开始了更多的“居家养老服务”的实验和探索。《老年人权益保护法》第13条明确规定:"老年人的护理以家庭为基础。家庭成员应该尊重、关心和照顾老年人。”北京、浙江、江苏、宁夏、合肥、青岛、沈阳等地制定了专门的地方性法规,如《老年护理服务推广条例》或《居家养老服务条例》。目前,我国正处于养老模式转变的关键时期。为此,作者建议:

首先,做好立法规划,将家庭护理纳入法治轨道。

在促进居家养老发展的过程中,要创新居家养老的政策和法律,建立和做好立法规划,更详细地设计我国老年人权益保护法,使老年人更方便地行使自己的权利。建议在《老年人权益保护法》中专门设立一章,规定家庭护理服务的内容,并就家庭护理服务纠纷的实体处理和程序作出单独规定。条件成熟时,还可以制定标准相对统一、立法内容明确的《居家养老服务条例》,提高居家养老服务的法律水平,依法推进居家养老,为居家养老提供更多的法律制度规范。还可以从长期护理保险、家庭护理和家庭护理设施建设的角度提高基本标准,不仅满足老年人对家庭护理的需求,还可以建立家庭护理法律制度,从而实现老年人的安全感、安全感和医疗保健感,从而实现老年人的安全感和幸福感。

第二,科学制定养老服务体系发展规划,完善我国居家养老服务体系。老龄化程度、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居民传统观念和行为都有很大差异。科学制定养老服务体系发展规划,建立完善的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对我国养老事业和产业发展尤为重要。从法律上讲,应当为居家养老服务的管理和监督提供明确的依据,真正促进居家养老服务依法健康有序发展。居家养老要实行规范化监管,家庭、社区、机构综合场所或各自场所要科学设计,如卫生标准、护理设施等。应仔细规范,以确保老年人的安全。

第三,创造适合老年人居住的环境。积极对城市现有旧居住区进行适宜的老龄化改造,以满足老年人的实际需求;在规划新住宅区时,应充分考虑长者的需要,并制订保护计划。探索建立鼓励家庭医生加入家庭护理服务的新型医护结合模式;推迟老年人进入养老机构;老年人自己或其监护人将获得养老津贴,以鼓励老年人选择自己的养老方式。

第四,引导老年人及其家庭积极照顾老年人。鼓励“乐在其中,多为老人做点事”,为老人创造居家养老的扶持条件,弘扬“孝爱老人”的优良传统,鼓励家庭成员在养老中发挥基础性作用。在国外,居家养老的成本效益高于机构的成本效益,因此“老年人应该尽可能多的住在家里”已经成为各国养老策略的主导思想。在我国,帮助居家老人改善健康状况,提高对家庭和社会的关怀水平,是全社会的必然选择。

(作者:辽宁大学中国老龄政策与法律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新闻

栏目资讯

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coribush.com 西红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